Saturday, March 26, 2011

最后一程

事发当天,才知道原来悲伤的程度是那么的深。现在在写这篇文章的我,还是有些哽咽。是吧,亲如家人,所以才会那么情不自禁,一朵梅花掉了一片花瓣,另外四片会把这片凋零的花瓣拱着。

星期天下午,和友人去他家见他最后一面。在此谢谢友人驾车,因为那时候的我,还是在悲伤的谷底,精神不是太好。那是一场佛教的丧礼,在门前搭了一个凉棚,摆放了几张桌子。去到的时候,伯母和她的朋友亲戚在家门前聊着。我们到了以后,才说了几句话,伯母的眼眶就红了起来。不,别让伯母又伤心起来,借词去看他最后一面,好让她平伏心情吧。

踏进客厅,三天前,我还在这儿陪他说话;今天,他却躺在棕色木棺里。木棺前,放了他在面子书的个人资料照片。我记得他说过,他很喜欢这张照片,这是他在日本一些文件上的正式照。为了申请一些事物而拍的。伯母说,他们选了这张照片,因为和离开前的他的样子比较相近。还没走到木棺,我就开始泪盈满眶了。木棺里的他,眼睛微张,嘴巴也在开着。伯母说其实他去得很安详,由于肌肉开始萎缩,所以闭上了的嘴唇才会是张开的。我不知道我站着看了他多久。虽然他的灵魂已经离开了他的身躯,说得白一些,那是一举尸体,不,我不害怕,这是我最后一次可以看到他了,我怎么可以不多看就一些。他的姐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他已经解脱了。”是的,我们也要放下了。

伯母说星期六早上大约八点,就看到他平躺在地上。心里打了一个凸,连忙去扶他起来,同时唤伯父。伯父把他抱在怀里,让伯母帮他梳洗。过后,他问,哥哥姐姐呢?伯母说呀,哥哥姐姐还没回来呢。或许是看到他的情形不大对劲吧,伯父伯母告诉他说,如果他要离开了,就安心的离开吧。还有哥哥姐姐照顾父母,他不需要担心的。然后,在第三次深呼吸以后,他就安宁地与世长辞了。大约九点,医生来到,证实他离开了。知道他去得安详,我当时放下了。我没问细节,因为都不重要了。他离开了,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死者已异。医师是一名佛教徒,劝勉伯父伯母节哀顺变,现在缘分已经尽了,他已经跟随佛祖的脚步向西而行。否则·,如果有缘,以后还是会再相聚的。明天就会出殡,然后火化。还在考虑着骨灰放置地点。他喜欢槟岛,或许是极乐寺吧,再看吧。伯父在后院,伯母说伯父可能还不太能接受,需要比较多的时间。让伯父静静吧,然后我和朋友就离开了,原来都过了一个小时了。

第二天早上十时半,仪式开始前,他姐姐问我们几个朋友还要看他最后一面吗?要盖棺了。不需要了。他永远都在我的心里。友人说他哥哥提到说,在星期五晚上,他说,怎么外面那么吵。那时候家人就奇怪了,外面不吵啊。他问,哥哥姐姐呢。伯母说,这星期哥哥姐姐有事情要处理,还没回来呢,你要见他们吗,我致电给他们,让他们现在回来,好吗?善解人意的他,可想而知都是摇了摇头说不需要。鬼怪之说很玄,生命更玄。如果他没有去日本,这一切是否就不会发生?我相信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他还在日本,大地震事件又会否影响他呢。命运自有安排。至少还有2个月和他最放不下的父母家人相聚,无可求了吧。我到现在还记得,当他知道自己患癌以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回来,他说,无论如何,我要和家人一起过。在后院看到伯父,还是在震撼当中的他,需要一些时间吧。

念经,抬棺,出殡后,我们去到了火化场。念经和仪式过后,工作人员按了一个按钮,他和木棺就徐徐进了火化室。这个时候,在后排的我,虽然只看到她姐姐的背影,看到她一边手搭着兄弟,一边手好像在拭去眼泪,我想她忍不住哭了起来吧。在这最后一个moment,我也感受如此,更何况和他手足多年的家人。

希望他在积福山庄安详。希望他的家人安康。活着的人,比较重要。

借这一首歌纪念同时菲迷的他。我记得他蛮喜欢这首歌曲的。

8 comments:

Yi Yang 毅阳 said...

笑有時,哭有時;
歡樂有時,悲傷有時。
活著的人,比較重要。

eatingtable said...

Mee Kuan,

Thanks for sharing and writting down how he left us. I am very regreted that I was not there to have a last meet with him. At least now I know he left this world peacefully. I knew the news when I was watching how tsunami stricked Japan on the TV news live.

Regards.

Yen Tei

Anonymous said...

"一朵梅花掉了一片花瓣,另外四片会把这片凋零的花瓣拱着" :)
SN

mk said...

阳,赞成。要珍惜。
yen tei,别觉得后悔。他心中知道我们,他也活在我们心中,那就很好了,他希望我们活得好好的 :)
SN 5 10 20:)

cloudyland said...

谢谢你让我们知道他是很安详的走了,他这么好人一个,是不应该受苦的...

Gaik Ling said...

when i got to know the news, i also feel very sad even though i barely know him.

mk said...

大家要加油哦 :)

Anonymous said...

May you stay stronger. God bless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