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2, 2010

澎湃

今天我的心情很澎湃。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面对的时候,还是心情起伏。

几年前,我的屋友问我是否有兴趣到一个自闭儿童中心当义工。那时候我还没有这个福气吧,因为需要每个星期都出席,所以拒绝了。因为自闭孩童抗拒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所以虽然只是一个义工,也需要定时的出席率,让孩子有安全感。

最近,lynn问我是否有兴趣当自闭孩童的义工。进来几年,除了金钱,很想为这个社会付出一些力量。虽然我留下了名字给一些慈善团体,但是从来都没有收到回复。既然现在机缘巧合,趁着自己还是自由身,就点头了。我帮忙的这一个节目,是music & play。有教师拟了课程程序,然后教导自闭孩童中心的家长负责指挥节目。对于我这个初妹,中心的导师和lynn给了我一些概述以后,我需要做的,就是观察。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只是需要观察节目的流程,观察孩童,观察如何和他们接触。他们问我希望孩童怎么称呼我,我说就只是我的名字就好了。他们说不行,对于孩童,那台难念了,可以有单字的称呼吗?如果你可以流利地称呼我的全名,朋友,你要惜福。

每个孩童都会由家长陪伴,教导自己的孩子玩游戏。每一个环节都有不一样的动作和交流。如果你正在读这一篇文字,现在我说,站起来,坐下,再站起来,转三个圈,然后坐下。我相信对你来说易如反掌。How are you? 只要学习几遍,普通人是可以很流利的回答你I am fine。可是你知道吗,今晚的节目就是通过一连串重复的音乐和动作让自闭孩童学习这些简单的动作和对白。

父母牵着他们站起来,他们才会站起来。父母压了一压他们的肩膀,他们才知道要坐下了。有一些初来报到的孩童,在新的环境之下,哭个不停。一些孩童比较内静,频频打呵欠,眼神呆滞,他们看向哪里,想些什么,以至于导师和周遭的环境他都可以不予理会?一个超过10岁的孩童频频叫喊,逗其他小孩子,时而伸出舌头,时而自己很开心地笑起来,时而看起来想哭,时而尿禁,这么大个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上厕所,在大庭广众就撒尿了。母亲还需要半拖半拉带他到厕所换裤子。母亲拖得,岂止是儿子的身体,还拖着孩子的心智。没有了妈妈,该怎么上厕所?母亲眼里坚毅的眼神,这么多年来任劳任怨的拖着孩子走过。

一些年纪较大但是心智还是3岁的孩童,不甘寂寞坐着跟随课程,出尽奶力想要挣脱父亲的怀抱,要到处去抓东西。挣扎的时候使劲地用头敲父亲的胸部,用力抓父亲的头发,把父亲的眼镜也打下来了。是什么灵魂躲在这个高大的身躯里边?她敲的岂止父亲是身体,也肯定敲碎了父亲的心吧。很可惜,暂时她是不知道的。我希望有一天她会知道。当她经过我的身边的时候,我竟然害怕她伸手过来抓我的长头发。在那一霎那,看着他们,我不禁想,迟些他们发育成长,遇到身体的变化,他们应该如何应付?如果他们的父母不在了,他们该怎么办。我的眼圈红了红。我的心情澎湃,程度绝对不亚于巴厘岛的海浪。看着那些父母,有些眼神透露着疲累,但是为了孩子,他们还是默默的付出。

我的读者,如果你有孩子的话,如果他只是吵吵闹闹不太听话,成绩不太好,别抱怨了好吗?只要你的孩子可以开开心心健康成长,耐心的教导他们吧,那是你最好的福气了。

我的读者,如果你没有孩子,父母健在,请多孝顺他们。别子欲养而亲不在。
我的读者,也请你好好珍惜自己,照顾自己。你现在拥有的,已经是上天给你很好的恩赐了。珍惜你所拥有的,不苛求不属于你的。

我的心告诉我,接下来的义工路,要付出自己的一点光。(记得以后把头发绑起来就好了。)

×故事发生在几天前,但是今晚吃着汤丸(阿sim妹妹,谢谢你这几年来的汤丸)写这篇文章的我,心情依旧澎湃。冬至快乐。

4 comments:

Yi Yang 毅阳 said...

梅君你很勇敢,加油。:)

Lynn said...

MK, 真的谢谢你的帮忙。半年前,我也曾经走过和你一样的路。后来,竟意外地发现,那些孩子让你打开了你心灵最深处的那个“结”,让我们过得惜福和幸福。

Yi Yang 毅阳 said...

突然间,感觉我自己很渺小。

mk said...

人类走路比猫大声
人类游泳比鱼慢
人类体积比大象小
人类嗅觉比狗差
人类跑得比豹慢
人类当然渺小 :)

师姐,我会加油的 :)